畫中的少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四虎影在线在永久观看_四虎永久域名自动转跳_四虎最新2020入口地址

在這個城市的老城區有一條老街,是專門買賣古董的地方,老街上有較大的古董店,也有街邊的小攤檔,有真古董,也有很多假貨。好多人經常去這條街撿漏,衛輝就是其中之一。衛輝是一傢大醫院的醫生,他個性比較內向,至今還過著單身生活,沒有什麼朋友,隻有一個張亞明,是他大學時的同學,在本市另一傢醫院工作。衛輝也沒有什麼不良的嗜好,隻是喜歡古董。

一個星期天的下午,衛輝和往常一樣又來到古董街閑逛,想著如果沒有什麼東西好看就回傢。這個古董店裡光線不太好,有點黑咕隆咚的,這也是有些古董店的特色,一來是制造氣氛,二來是易賣假貨。衛輝正看得索然無味,突然覺得背後好像有道目光正盯著自己,回過頭去,卻又不見有人。就在這時,衛輝發現墻角處掛著一幅古畫,畫上是一個長發披肩的少女,衛輝看著她的時候,覺得她的眼睛神采奕奕的,好像她也在看著自己,而且要看到他的心裡去。

衛輝一下子喜歡上瞭這幅畫,他的居室裡正好缺瞭這麼一幅古畫。衛輝走近那幅畫,在暗淡的光線下仔細欣賞瞭起來:那少女看不出是什麼時代的人,隻是穿著一條粉紅色的長裙,長發披肩,好像剛沐浴完;少女的背後也沒有什麼背景,畫佈是絹質的。衛輝確定這是一件有價值的真貨,問瞭價錢,老板的開價太便宜瞭,便宜得像是街邊賣的那些印刷拙劣的明星畫,即使這幅不是古畫,完全不止這個價格,於是衛輝連想都沒有想就買下瞭。

衛輝回到傢,立即把這幅畫掛在臥室睡床對面的墻面上,掛好瞭,他再一次仔細地欣賞瞭起來:白色的絹質畫佈已有些發黃瞭,畫上的少女極度得美麗,神情極為逼真,無論衛輝站在什麼位置上,都覺得畫上的少女好像也在盯著他看,那眼光裡流露出極度的溫柔和誘惑,像是情人看著你的感覺。看著這少女,衛輝禁不住有點心猿意馬。

衛輝定瞭定心神,再一次地仔細欣賞著,忽然,他有瞭新的發現,原來這幅畫並不是沒有背景的,隻是背景極淡,隻有走到很近很近,細細看才能看清楚。畫上的背景是一群人,而且是一群男人,一群不同時代的男人!從這群男人的衣著和裝飾來看,最古老的是隋唐時候的人,還有宋朝、元朝、明朝、清朝的人,最怪的是三個人:一個長袍馬褂,金絲眼鏡,顯然是民國時期的衣飾;還有一個人是一身中山裝,上衣口袋裡還插著一支筆,這種服飾也是民國時期到新中國成立初期新潮人士穿的;第三個人更怪,竟穿著一身草綠色的軍裝,戴著軍帽,腰紮著寬皮帶,但軍裝上卻沒有肩章和帽徽,其實一看就知道,這個人應該是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!

那麼,這幅畫最早也應該是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畫的瞭?是哪個畫傢有如此的神來之筆?他又為什麼要畫這麼幅古怪的畫呢?他怎麼能讓才幾十年的東西像上千年的古董一般?這人一定是造假中的超級高手瞭,可這畫的售價為什麼卻又這麼便宜呢?

衛輝數瞭數畫上的男人,一共是21個。他帶著疑問細細看著畫,卻忽然一下呆住瞭:畫中少女那原來淺淺的笑容這時候卻變得詭異而神秘起來,好像是看透瞭衛輝的心事一樣。衛輝發瞭一會兒呆,再回過神來看畫上的少女,卻又是原先淡淡的笑容瞭!

第二天早上,衛輝一覺醒來就向畫上的少女望去,少女仍然帶著淡淡的笑容,眼光裡流露出極度的溫柔和誘惑。衛輝拍拍自己的頭,昨晚的夢太荒唐瞭:他夢見瞭畫上的少女,而少女在他的夢中是那麼柔情似水,他拜倒在少女的長裙之下……此後一連好多天,衛輝都在夢中和少女纏纏綿綿的。

不久,衛輝已經變得有些無心上班瞭,甚至連慣常的值夜班也不想去,總想著找個借口不值夜班,好在夜裡做那纏綿的美夢。

這天夜裡,衛輝再次在夢中看見瞭少女……

衛輝的同事見他三天沒來上班,就向領導匯報瞭,領導打瞭好多次電話,手機關機,傢裡電話也沒有人接聽,派人去瞭他傢,喊破瞭嗓子也沒人出來,無奈之下,醫院報瞭警,並通知瞭衛輝的父母。

警察打開瞭衛輝的門,發現門是從裡面反鎖上的,而且衛輝的錢包、鑰匙、手機等全放在臥室的桌子上,床上的被子沒有疊,一看就知道衛輝在這裡睡過覺,隻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起床的,門窗及陽臺的防盜網全是好的,沒有被撬的痕跡。

警察對現場勘查後驚異地得出瞭結論:衛輝是在傢裡失蹤瞭!

醫院的同事和左右隔壁的鄰居都提供不出任何線索,隻是他的好朋友張亞明說,衛輝失蹤的前幾天打來電話,似乎有些問題想問,但最後吞吞吐吐,打瞭幾個哈哈,又什麼也沒問。張亞明對此並不覺得特別奇怪,衛輝向來就是這種人。

衛輝的父母從外地匆匆趕來,警察問他們,更是一問三不知。也有人留意瞭衛輝收藏的古董,但也沒什麼發現。那幅畫仍然掛在那面墻上,畫上的少女仍是淡淡笑著,用極度溫柔和誘惑的眼光看著每個人。

衛輝的失蹤成瞭懸案……

警方沒有最後的結論,衛輝的父母懷著極度悲傷的心情返回瞭自己居住的城市,臨走前,他們把衛輝居室的鑰匙交給瞭張亞明,請他照看一下,並盼望著哪一天衛輝能突然回來……

張亞明於是常常去衛輝的居室看一看,一天夜裡,張亞明和朋友從酒吧喝完酒,已是太晚瞭,如果回到自己的傢,那就睡不瞭覺啦,幸好這裡離衛輝的住所很近,張亞明便打算去那裡睡一夜。他到瞭衛輝的住處,洗完澡,躺到床上,一抬眼正好看見瞭那幅畫,畫上的少女正微笑著,眼光中流露出極度的溫柔和誘惑。“多麼甜美的少女,如果能和這樣的女人……”張亞明有點心猿意馬瞭,他從床上跳起來,想仔細看看這幅畫。

張亞明走近瞭那幅畫,湊得很近很近,在明亮的燈光下,他發現瞭畫中奇怪的背景—那群極其古怪的男人!這些男人和畫上的少女多麼不協調啊!他饒有興趣地數瞭數畫上的男人,發現上面有22個,再仔細一看,他察覺那些男人身上穿的衣服竟然是不同時代的!

看到這裡,他不覺嘀咕起來:“畫畫的人畫技雖然高明,但構思卻狗屁不通!”他一邊這麼想著,一邊看著畫上的男人,忽然,一陣冷汗從張亞明的後脊梁冒瞭出來,毛發都豎瞭起來,他想動一動,卻發現渾身似乎都僵瞭,一點兒也動不瞭,他想叫,卻喊不出聲來,那種感覺像是在夢中著魔瞭一般!

畫中那少女淺淺的微笑這時已變成瞭神秘而帶點邪惡的笑,但是張亞明已經看不到這些瞭,他的眼睛隻是盯在一個地方,那是少女後面背景上的一個人,那是一群男人中的一個,一張他非常熟悉的面孔,那人竟然就是半年前失蹤的衛輝!